首页 > 新闻 > 星岛社论 > 正文

毒源之谜未解 蓬佩奥自打嘴巴

《星岛日报》5月10日发表题为“毒源之谜未解 蓬佩奥自打嘴巴”的评论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国务卿蓬佩奥恶意指责,新冠病毒来自武汉实验室,美国专家及西方国家都大加质疑,而且愈来愈多证据显示武汉虽是首个爆发地,却未必是源头,因最近外国陆续有新发现,显示病毒可能在去年底已存在于欧美。这些证据有助中国抵御美国等西方国家,向中国追究责任及索偿等无理要求。 

特朗普为挽救总统大选选情,不断试图将其抗疫不力的罪责推卸给中国,本月初就屡次指是武汉实验室泄漏,近日才打倒昨日的我,只说病毒来自武汉,蓬佩奥亦由“拥有庞大证据”,改说“美国政府无法确定”。特朗普急转弯,相信原因之一是,他或有信心可捏造证据,却难堵悠悠之口,因美国专家、西方盟友都否定他的指控。 

“五眼联盟”否定华实验室制毒 

美国顶级流行病学家福奇就公开反驳特朗普,指有极佳证据显示病毒非由中国实验室“人为制造”;英加澳纽与美国情报机构合组的“五眼联盟”,最新报告亦指病毒不可能由实验室事故引起,而是起源于野味市场。 

令特朗普指责倍受质疑的是,过去几天涌现不少事例,指新冠病毒可能早在去年底已在欧美存在,即与武汉发现病毒的日子同期,若这些事例属实,那武汉未必是新冠病毒的源头。 

上月中加州科学家因确定新冠肺炎死亡个案最早在二月初已出现,故推断病毒可能去年十二月已在社区传播。美国政府可能因孤证不立,或有心忽视,对此未加重视。最新则是法国重检了去年十二月及今年一月的肺炎患者,发现首个新冠病毒个案其实在去年底,较法国已知首例早了一个月;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梅勒姆亦表示,他上月底体检时发现带有新冠病毒,他怀疑去年十一月他患上的流感实是新冠肺炎,只是当时没有相关检测。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本周公布的基因研究指,欧美虽在一及二月发现新冠病毒首例,但可能在此数星期甚至数月前,这些地区居民已有人感染,相信再难以追踪到每一个国家的“零号病人”。 

由于病毒何时出现的怀疑愈来愈多,芝加哥衞生部门亦宣布,将覆检去年十一月因心脏病和肺炎而死亡的个案,以查清病毒是否早已存在于美国。 

追寻源头不可政治凌驾科学 

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的研究,英国剑桥大学与德国学者上月初发表的报告亦值得关注。该研究追查了一百六十多国的新冠病毒基因,发现武汉流行的并非在人类中最早出现的原始版本A型新冠病毒,而是从原始版A型变异而来的B型病毒,中国大部分地区、日本传播的亦是B型,至于优德888官网官方网站、新加坡发现的主要是由B型再变异而来的C型,欧洲则以B型和C型为主,但奇怪的是美国与澳洲大流行却是A型。 

病毒的演变链是由A变B再变C,A是病毒源头,故美国、澳洲以A型为主,就有可能是初发源地,不过剑桥研究团队则相信是不同人种的基因现象,造成B型及C型较易在中国及亚洲爆发,A型则易在美、澳国民间传播,他们认为病毒非由美国传至中国,而是源自中国,且来自武汉以南的广东。这些都有待他们日后提供更多证据。 

至今为止,科学家对新冠病毒的起源,普遍相信并非人造,而是来自自然界,病毒何时及在何地开始感染人类并传播,虽较多认为是中国,但仍未找到确切证据。这些已可助中国驳斥特朗普有关武汉实验室的指控,但现实政治讲实力,在西方忌惮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仍不能排除美国等西方国家可能漠视科学,仍联手追究中国“播毒”责任。 

若本着科学求真精神,追查源头以便找出未来防治之策,无可厚非,但行动必须公平、公正。其一,不能政治凌驾科学,绝不能像特朗普般有了结论而去“搜集”证据;其二,不能侵害中国利益,如武汉实验室是全球顶尖的动物病毒的研究所,内里充满耗资耗时巨大的研究机密,不能让别国以调查之名,行掠夺之实;其三,不能只查中国,对于美国亦可能是病毒的源头,也必须作出同等程度的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