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时评荟萃 > 正文

伤害苟晶的,是怎样一个“小社会”?

想必大家都听说了济宁人苟晶被冒名顶替的故事。不瞒你说,这事儿我琢磨了两三天,脑子里还是一堆问号。这个故事如果编成话本小说,可能都不需要经过太多加工。

苟晶自述,2003年她收到高中班主任邱老师的道歉信,承认1997年高考之后,班主任的女儿冒名顶替了她去北京上学。苟晶1997年高考意外落榜,复读后再次高考,还是看到了一个低得离奇的分数,更不可思议的是,最后录取她的是一个远在湖北黄冈、她压根没报过的“野鸡学校”。班主任的来信部分揭开了她当年的疑惑,她顺着思路怀疑,她第二年去黄冈非但是上了个“假大学”,第二次高考该不会也不是真的吧?

少女苟晶仿佛是拿着“逆袭剧本”出发的。家境贫寒,妹妹为了供她上学主动辍学。可她争气,保送市里最好的高中之一,又考进尖子班。暗箱中的手强行反转命运,谁看了不愤恨、不痛心?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压舱石,是苟晶这样的青年踏入更好生活的通道。教育公平一旦被侵蚀,就会极大地剥夺人们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我一个以“小镇青年”自居的朋友说,苟晶的故事让他泪流满面。我想无数通过念书改变命运、见到更大世界的“小镇青年”,包括我自己,都心有戚戚,疑心自己只是运气好的苟晶。

苟晶以及更早一些被曝光的陈春秀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这些天在社交媒体引发了一阵“小浪潮”,不少网友爆料出自己亲身经历的、身边发生的陈年冒名顶替事件,很有些触目惊心。网友说的这些事儿发生在不同的省份城市,但共性能窥见一二:一是其背后暗藏买卖通知书和学籍的“黑产”,二是这种“黑产”往往会打复读生的主意。

前不久,媒体做了个不完全统计,山东省高校在2018年至2019年至少清查出冒名顶替者242人。这一清查行动源自山东省教育厅2018年9月下发的《关于开展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普通高等教育学历反馈数据清查工作的通知》,重点针对的是四类情况:学籍资格待核查、关键信息有误、重名重号、同一学生多次毕业。

其中颇有玄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专家告诉我,如果重名重号,或者一个学生毕业多次,大概率是复读生头一年高考的通知书和学籍档案被冒用,这里面极可能涉及交易。

这类交易不久前也见诸报端。2005年,菏泽市应届生秦女士高考考砸了决定复读,被“中间人”一撺掇,就把拿到手的华北某三批本科大学的通知书卖了。后来秦女士又考上大学并顺利毕业,但她办社保、考驾照,一直到今年在APP上申报个税,“另一个秦女士”始终“阴魂不散”。

目前曝光出来的案例不仅限于某一省份,这也不是我要说的重点。重点是,要顺利顶替、完成入学,仅仅靠冒用通知书和学籍档案通常是办不到的,大学难道不审核户籍信息吗?那位专家提醒我说,存在重名重号、同一学生多次毕业,意味着其中有户籍是假的,这才是关键。

那位秦女士的麻烦正源自“重户”。即使全国重户核查后,“假秦女士”被销户,但她们曾经“共享”的名字和身份证号,还是留下了许多麻烦。今年六月,秦女士鼓起勇气举报了当年的事。

顶替复读生的“猫腻”反映的往往是基层系统性的腐败。中学、教育部门配合动学籍、档案的手脚,户口本和身份证则由公安部门“搞定”。有时候造假还“跨省”,比如2012年,某个山东落榜考生非法获得了安徽考生的录取通知书后,辗转找到安徽灵璧的户籍公安复制了被顶替者的户籍,摇身一变成了“安徽人”。诸多被曝光的案例中,总有“中间人”串起整个链条,有时候是老师,有时候是地方“神通人士”。宛若一个“小社会”,有其偏离正轨的一套“规则”。

苟晶的遭遇算是特别极端的。一是她不知情、没交易,蒙在鼓里就去复读了。二是她含辛茹苦复读一年,却可能参加了一次毫无希望的高考。被顶替之后,理论上她的学籍和档案也会一并被“偷走”。有没有可能,被“塞”到野鸡学校,是为了掩饰上一年的顶替呢?

正如开头所言,苟晶一事还有许多疑问待解,不妨擦亮双眼打起精神,“催更”官方调查。但可以肯定的是,苟晶也是被一个“小社会”所裹挟,班主任一己之力,撒不了一个弥天之谎。

说起来冒名顶替事件中涉及的腐败,充其量也只能算作“苍蝇式”腐败。中学的老师班主任、教务处的负责人、教育局的小官员,都称不上什么“权势人物”,安徽那个帮办假户籍的户籍警只是个辅警。但在地方人情社会,在法治不彰、缺乏监督的年代,这样的小角色往往能量不小,而且谁也不愿得罪他们。即便顶替的操作在局部范围内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大家也心照不宣。

究其本质,这也是一套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谁有“门路”,谁打点了“关节”,谁就能侵占别人的机会和权利。穷人家的孩子在这套逻辑中定然匍匐最底层、随时面临被宰割的危险。

不论是苟晶、陈春秀,还是河南的王娜娜,都具有一种令人心疼的“品质”,她们“认命”。苟晶即便发现自己一连被使了两次绊子,第一反应却不是去查,“这不是我们这种背景的家庭能做到的事”。就连并不无辜的秦女士,也是苦出身,她错踏这一步,图的是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弱势者怀疑公平的存在,这难道不是最可怕可悲的吗?

说点乐观的吧。如今学籍、户籍信息都联网,冒名顶替现在和将来都很难重现,毕竟“李鬼”想藏身大数据的茫茫烟海,技术难度太高。但过去的事情必须清算,恢复了相对公平,才可能抚慰人心。

苟晶最终拿回了逆袭剧本,放弃了野鸡学校、以高中文凭在社会打拼的她事业有成,现在的收入或许超过我们很多人。但谁都羞于赞其“励志”,因为我们的心上都有了一块疤。

(文/张静雯)

来源:团结湖参考